布牙牙

我是牙牙,雷安和乙女好好吃。

大概是一個腦洞

☆繁體字注意
☆大概是all妳
☆打出來大概是長篇
☆最後試打了一小段,歡迎一起討論。

妳的元力技能是自己本身擁有的,並非大賽配置給妳的。元力技能名為「重生」
故名思意就是能夠給予他人一次新的生命,但這個技能每人僅限使用一次。

妳是創世神已自己的血肉創造出來的兵器。

會創造妳是為了防止七神使叛變,也就是說妳的實力在七神使之上,不這麼設定如果七神使叛變妳也贏不了。

妳原本是沒有任何感情的,除了跟隨創世神或監督七神使之外,妳就是看著所有參賽者參加這場殘酷的比賽。

但是看著看著,妳原本心如止水的內心產生的波動妳開始知道何為喜怒哀樂,也開始意識到這場比賽的現實與殘酷。

妳無法理解創世神怎麼可以將大家的命運玩弄於鼓掌之間「自己的命運應該自己掌握自己改變。」這是妳的想法。

於是在七神使之前,妳先叛變了,當然是偷偷的。

妳知道憑自己的力量無法打敗創世神,所以你打算以參賽者的身份混入比賽,尋找可以幫助自己對抗創世神的參賽者。

為了成功混進比賽又不讓大賽系統知道妳的身份,妳拜託了小黑洞駭進系統終端將妳準備好的假資料輸入大賽系統。

妳踏著從容不迫的步伐邁向前方聚集在一起的三人。

其實正確來說是四人的,不過那個以往帶著綠色帽子的黑髮少年正躺在血泊裡奄奄一息。

大概是被偷襲了,真想不到雷獅海盜團也有今天。
妳這麼想著。

其餘站著的三人似乎察覺到了妳的存在,通通將視線匯集在走來的妳身上,這點妳也不以為意,不管他們要做什麼,都不能阻止妳接下來要做的事。

「……」妳停下了腳步在他們一公尺之處,撇頭看了一眼雷獅。

他抱著奄奄一息的卡米爾,眼中充斥著妳不會形容的情感,那是多種混雜在一起的情感──有悲傷有憤怒還有悔恨。
以現在的情況來看,雷獅沒有心情踩妳這個大賽的生面孔,所以妳將視線掃向卡米爾後開口了。

「……你想要活下去嗎?」這也只是形式上的問句而已,如果卡米爾回答不,妳依舊會救活他,為了你之後的計畫。

「妳這傢伙什麼東西啊?滾一邊去!」
「我可以賜予你一次新的生命。」妳沒有理會在一旁叫囂甚至打算攻擊妳的大金毛,自顧自的說著。

雷獅似乎對於妳說的話感到好奇,但妳並不打算多做說明,只是抬起了緊握著拳的右手。

指縫間泛起了不刺眼的光,攤開手掌的同時,屬於卡米爾的元力核心乖順的漂浮與妳的掌心。

在場的三人似乎被這樣的場景嚇得有些反應不及,妳無視般的邁開步伐走向卡米爾,將手中的元力核心壓入他的體內。

大概這樣吧。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