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牙牙

我是牙牙,雷安和乙女好好吃。

占tag致歉 是本子的印调

platinum:

4之前说的雷狮中心乙女本的印调!!!求扩(鞠躬)

点我交白金税(滚)

会根据印调的结果决定出不出然后开不开通贩……这样

感谢您的参与!!!

不知道起什么名

#安艾
#短打超級短那種
#大赛设定
#梗是QQ看到的

凹凸大赛本就不是什么善类会参加的活动,以多欺少、弱肉强食皆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在这个地方没有对错,只有强弱的分别。

“艾比小姐,等等他们一起攻过来时我会尽全力挡住他们的…!您就赶紧逃走吧。”

安迷修握着凝晶流焱的手紧了紧,湖绿色的眸子流露着警戒,即使拥有着大赛第五的实力但是一次对上十来个对手对他而言还是相当棘手的。

他没有把握能赢,但他有绝对的把握自己能撑到身后的红发女孩逃到安全的地方为止。

跪坐在地的艾比瞪大了他圆圆的眼睛,视线里被面前的骑士完全占据,身上深浅不一的伤痕证明了她刚刚多么努力的奋战这群恶徒,她确实庆幸安迷修能够即使赶来救援,但是她可不是那种穿着小裙子乱发脾气的小女孩,年仅十三岁的她来参加了这场比赛自然是了解这大赛的规则的,或许她的实力确实不比凯莉与安莉洁,但这不代表她会没用到需要他人的牺牲来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

“…喂呆头骑士…”

艾比站穩了身子伸手抹去脸上沾染的尘土与血渍,右手五指撑开召唤出了天使射手。

“你挡到姐拉弓了!”

名字的由来

#安迷修个人
#私设巨多
#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

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深山林内的冬季本就比平地来的寒冷几分,现在大雨一下,体感温度更是下降了不少。

留着胡渣的中年男子撑着破旧的纸伞慢步在蜿蜒小路间,雨滴从伞面的破洞滴落在他单薄显然没有挡风保暖作用的大衣上。他行经一簇草丛时脚步顿时停了下来,木屐磕在石子路上的声音在这寂静之地格外响亮,男子机械的扭头盯着那草丛,里头的棕发小男孩全身上下可见肌肤之处都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尚未完全阖起的双眼看得见他湖绿色的美丽瞳孔,米白色的上衣残破不堪以外几乎被鲜红所染,赤裸的双足上带着泥泞和被小石子或树枝所伤的小小伤口,可想而知是遭遇了什么慌忙之下逃到了这里,最后体力不支而昏了过去。

中年男子拧起细长的眉,锐利的眸子像是要从内到外看穿对方,他伸出手揪起男孩衣领,完全不带温柔了将他扛在肩上,慢悠悠的继续上路。

“师傅师傅,为什么您会给我起名叫安迷修啊?”

安迷修将男子给他的两把木剑小心翼翼的放在一边的包巾里,转头拉着男子的手晃了晃,清澈明亮的眼里写满的期待与对答案的渴望。

男子准备饮茶的手一顿,转头看着自己捡回来的小麻烦,脸上的嫌恶毫无保留,但年幼的安迷修似乎不懂他的意思,眼中的期望更甚。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背你的骑士宣言去。”

他挣开安迷修抓着的手摆了摆,安迷修虽然失落但也很听话的拿着那本自己手抄的骑士宣言的册子走到了角落去。

男子看着背对着他背诵骑士宣言的安迷修,眼眸不自觉的暗了不少。

他怎么可能没来由的给任何孩子胡乱取名?他门下有数十名弟子,有些在来他这里之前就有名字,有些则是像安迷修一样由他命名,为什么会取名为安迷修,这要从最一开始将安迷修捡回来说起。

那时的安迷修因为营养不良连把木剑都拿不稳,体型上也比其他人瘦弱矮小许多,这也很自然的让他成为师兄们欺负的目标,但是这些事情安迷修都适趣的忍了下来,或许是曾经的生长环境所致,也或许是安迷修明白他在这里的地位也说不定,因为这样森林里的小动物成了他唯一能够谈心的朋友。

男子曾经看过安迷修对着树洞里的一只白兔喃喃自语,内容大多是今天他背了几次的骑士宣言或是挥了多久的木剑,他也多少观察到安迷修会把晚餐了蔬菜刻意的留下来,这只兔子一定就是安迷修这些行为的主要原因。

这孩子很温柔,这是安迷修给男子的第一印象,但这却不是名字的由来。

直到有一天,男子正在自己的书房的小憩,一名弟子浑身是血的跑进房内大叫着安迷修杀了人,事情的源头他并不了解,只知道他随着弟子来到以往的练习场的时候,地上已经躺了五具尸体,其中一名的手里还紧紧抓着一只白兔尸体,这五名都是所有弟子里体格强壮剑术优秀的孩子,一旁安迷修的手中还揪着另一个也断了气的孩子的衣领,原本放在厨房高处的刀子不知为何落到了安迷修手里成了凶器,此时的安迷修像是故障的机器,不断的重复着将刀刃插进体内再拔出的动作,安迷修的下手的力道之大,甚至让男子产生了他是不是将刀子全部插进体内的错觉,腥味窜入鼻腔,鲜红占满所有视线,无论是一地的鲜血还是安迷修那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眸子。

这让他想起了以前在游走各国时在某个市集看见的一幅浮世绘,画家将果子榨取出来的红色颜料潇洒的涂在图纸上,那是一幅地狱浮世绘,那六个弟子就像画中痛苦挣扎的人们,而安迷修则像极了画中拿着大刀行刑的恶鬼,浮世绘里的恶鬼双眸正好就是血红色。

将男子从回忆里拉回来的是弟子惊魂未定的呼唤,他看向停下动作的安迷修,安迷修缓缓地抬起头颅,嘴角上扬出一个夸张的弧度,嗜血的眸子瞪得老大,随后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样昏了过去。

他不是没有见过有红色瞳孔的人,只是安迷修的眼中却是写满了愤恨与杀意,那是一双他至今忆起仍会颤栗的双眼。

安迷修再一次醒来后却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不知所措的看着师傅说自己的双臂酸得生疼,一直照顾他的师傅沉默,只是拉过他纤瘦的手臂为他上药。

“从今天起,你就叫安迷修吧。”他说。

安迷修,英文名Anmicius,而在拉丁文里的意思则是──疯狂。

他替安迷修想到了名字,同时也替安迷修体内的怪物想到了名字。

那件事之后,男子下令所有目击的弟子不准把事件外传,而他则是下令安迷修待在他的身边不准离开半步,然后开始传授安迷修所谓的骑士道,这是他绞尽脑汁想到的唯一办法。

用名为信仰的枷锁来绑住安迷修体内那个不知名的怪物。

老实说他是第一次对自己做出的行为感到不确定与不自信,那怪物的一切成谜,所以是否能用信仰捆绑住他,他完全没有把握,他也没有想到结果意外的好,自从安迷修信仰这道义之后,那怪物就在也没出现过。

“安迷修,你要记住,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能放弃你的骑士道。” 他在离世前这样告诫安迷修。

因为越是靠近阳光的人,身后的影子就越庞大。

megame88:

川穹_还是要吃糖:

森总的回复,我不做任何评价。
为了清楚点我截开了。

理智对待吧……
不知道是怎么谈到这个的,但是我看出来了,森总一条一条的说,很想给大家解释清楚并让一些有些急躁的人冷静下来。森总真的很用心了……

【转扩随意,希望大家看见后……能圈地自萌】

大概是一個腦洞

☆繁體字注意
☆大概是all妳
☆打出來大概是長篇
☆最後試打了一小段,歡迎一起討論。

妳的元力技能是自己本身擁有的,並非大賽配置給妳的。元力技能名為「重生」
故名思意就是能夠給予他人一次新的生命,但這個技能每人僅限使用一次。

妳是創世神已自己的血肉創造出來的兵器。

會創造妳是為了防止七神使叛變,也就是說妳的實力在七神使之上,不這麼設定如果七神使叛變妳也贏不了。

妳原本是沒有任何感情的,除了跟隨創世神或監督七神使之外,妳就是看著所有參賽者參加這場殘酷的比賽。

但是看著看著,妳原本心如止水的內心產生的波動妳開始知道何為喜怒哀樂,也開始意識到這場比賽的現實與殘酷。

妳無法理解創世神怎麼可以將大家的命運玩弄於鼓掌之間「自己的命運應該自己掌握自己改變。」這是妳的想法。

於是在七神使之前,妳先叛變了,當然是偷偷的。

妳知道憑自己的力量無法打敗創世神,所以你打算以參賽者的身份混入比賽,尋找可以幫助自己對抗創世神的參賽者。

為了成功混進比賽又不讓大賽系統知道妳的身份,妳拜託了小黑洞駭進系統終端將妳準備好的假資料輸入大賽系統。

妳踏著從容不迫的步伐邁向前方聚集在一起的三人。

其實正確來說是四人的,不過那個以往帶著綠色帽子的黑髮少年正躺在血泊裡奄奄一息。

大概是被偷襲了,真想不到雷獅海盜團也有今天。
妳這麼想著。

其餘站著的三人似乎察覺到了妳的存在,通通將視線匯集在走來的妳身上,這點妳也不以為意,不管他們要做什麼,都不能阻止妳接下來要做的事。

「……」妳停下了腳步在他們一公尺之處,撇頭看了一眼雷獅。

他抱著奄奄一息的卡米爾,眼中充斥著妳不會形容的情感,那是多種混雜在一起的情感──有悲傷有憤怒還有悔恨。
以現在的情況來看,雷獅沒有心情踩妳這個大賽的生面孔,所以妳將視線掃向卡米爾後開口了。

「……你想要活下去嗎?」這也只是形式上的問句而已,如果卡米爾回答不,妳依舊會救活他,為了你之後的計畫。

「妳這傢伙什麼東西啊?滾一邊去!」
「我可以賜予你一次新的生命。」妳沒有理會在一旁叫囂甚至打算攻擊妳的大金毛,自顧自的說著。

雷獅似乎對於妳說的話感到好奇,但妳並不打算多做說明,只是抬起了緊握著拳的右手。

指縫間泛起了不刺眼的光,攤開手掌的同時,屬於卡米爾的元力核心乖順的漂浮與妳的掌心。

在場的三人似乎被這樣的場景嚇得有些反應不及,妳無視般的邁開步伐走向卡米爾,將手中的元力核心壓入他的體內。

大概這樣吧。

美伽杏

☆美伽和杏是大家的,OOC是我的(?
☆第一次掌握美伽性格,寫得不好歡迎指正!





眼前一片黑暗,杏覺得自己的腦袋像是加了水攪和在一起的白砂糖一樣,直到感受到額頭上那冰涼的觸感她才恢復了些許意識,眼前的日光燈和白色廉子讓她知道自己正躺在保健室的床上。

正想著自己到底怎麼會在保健室的床上時,外頭的拉門被不知道誰給拉開了。

「啊,杏~妳醒了嗎?」美伽抱著兩瓶礦泉水拉開了廉子,看見杏醒了過來像是鬆了口氣般展開笑顏。

「嗯?妳問妳為甚麼會在保健室?」美伽將礦泉水放在一旁,對於杏的提問他只是眨眨他那異色的漂亮雙眼答道:「妳在兼職的時候不小心昏倒,所以老師就叫我帶妳來保健室~。」

杏努力的回憶著,她在失去意識前確實在兼職沒錯,沒想到因為體力不支昏倒,想必帶給大家不少麻煩吧。

「影片君,謝謝你。」杏想用雙手撐起了虛弱的身子,但是美伽見狀卻慌慌張張的抓著她的肩膀阻止她的動作。
「啊啊啊啊不可以起來……!那個……老師說、說妳還是休息一下比較好!」他慌忙的解釋,然後像是意識到什麼一樣又驚慌的鬆開抓著杏的手。
「對、對對對不起!不小心碰到妳了!我總是笨手笨腳的!請不要生氣!」美伽雙手擺在胸前來回揮動,慌慌張張解釋的模樣有些好笑。

「噗……。」杏忍不住笑出聲來,從口袋裡掏出一顆糖果遞給到了美伽。

「給、給我嗎?哇~小杏謝謝~」美伽開心的接過糖果,小心翼翼的放進制服外套的口袋繼續道:「小杏好溫柔啊~就像瑪朵姐一樣♪」

兩人相視一笑。